首页 | 学校概况 | 教学科研 | 德育工作 | 学生天地 | 对外交流 | 少年班 | 党建工作
当前位置: 首页>>少年班>>学生风采>>正文
有一种爱叫放手
2013-10-17 11:06 2013级少年班 王菲迪  点击次数:305

    当我的眼泪已凝成清晨的露水,当我沐浴着附中温暖的阳光醒来,和同学们一同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时,却无法忘记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方,还有母亲在为我孤独地守望。独自一人在外的时光,是母亲让我明白:原来,有一种爱叫放手。
    从考进少年班到来到附中,从家里温暖的港湾到整日充盈着欢声笑语的四人宿舍,新环境里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地温馨而舒适。母亲没有选择陪读,甚至在她临行的前一天都不曾告诉我。那夜,一个电话把我变得失魂落魄,仿佛只记得满天的繁星一瞬间便把我变为了孤独的游子。
    我第一次为了宿舍的分数把书桌收拾得井井有条;也第一次独自没有头绪的洗着溅上了果汁的的白T恤;我手忙脚乱地把小半袋洗衣粉倒在了只有一条裤子的盆子里;也曾忘记柜子里几天前买的水果早已烂掉。没有母亲的生活,我显得那样茫然和措手不及,像只玻璃罩里的苍蝇,在一次又一次的摸索和碰壁中逐渐学会照顾自己。
    每晚下了晚自习,总是要迫不及待地奔回宿舍,给母亲打电话。当问及她在干什么时,她总是支支吾吾着:“没干什么啊,没干什么啊。”然后把话题再一次扯到我的身上:“别忘记吃感冒药,秋天凉,多穿些衣服。好好上课听讲,别总是想着爸妈。”后来,在我一遍遍的追问之下,她才肯说出实情——“在等你的电话呢!”然后,便又是不知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叮咛。那一刻,我再也无法忍着心底的酸楚,忍着装出来的所谓的坚强,眼泪像天边连成曲线的星星,噼里啪啦地滑落在密密麻麻的写着数字的演算纸上。原来,在千里之外的东北,母亲仍然在用她全部的心思,呵护着我的成长。我想象得出她斜倚在沙发上,半睡半醒的望着不知是什么节目的电视,难得闲下来的手边,仍放着一部磨损程度很大的老年机。皎皎明月,是母亲在向它为我传递着希望。
    我曾哭着向母亲喊:“你为什么不陪我?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早?你为什么……”母亲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有些奇怪,又或许是有些哑了:“你早晚都要自己生活,妈妈不可能陪你一辈子啊,现在锻炼,上大学就习惯了。”我却像个医院里不愿打针的小孩子,只是呜呜地哭着,然后,母亲挂掉了电话。母亲或许觉得,放手才是对我最大的砥砺。我知道她也一定想过自己照顾了十几年的孩子,她的心底也一定有着难言的酸楚,可她却选择了离开,因为,她爱我。也正是这种爱,让我的成长之花花开满楼。
    又是一年的中秋佳节,当附近省份的同学们纷纷在课下小声地议论着买车票回家时,我知道,在我十五岁的中秋,注定要自己独守圆月。然而,我却始终坚信“千里共婵娟”,我笃定的相信母亲虽远在千里,却仍会在那个团圆之夜和我赏着同一轮有着清冽光辉的明月。好想好想在那轮月下饮一杯醇厚的美酒,对影三人里,会有母亲的身影。即便是幻想,也会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    而现在,当我已渐渐学会了独自生活,耳畔里仿佛又一次响起母亲的叮咛,响起初中班主任的话:“有的路啊,只能自己一个人走。”或许我现在就是在少年班这条通幽的曲径里独自默默前行,身旁再没有母亲的帮助。然而我知道,我的身旁,却从不缺少母亲的爱。这爱,像微弱的星光,像温暖的晨光一样笼罩着我。一个人的路,我一定要为母亲也为自己走得更加精彩。
    有人说母亲的爱想涓涓细流,像冬日里的火焰。我却知道,母亲的爱,是别离,是放手,是为了孩子的成长忍痛离开。这种爱或许不如“默默无闻”高尚,也终究不会为人所铭记,甚至是要背负着别人的不理解和指责。可母亲仍然会毅然决然的这样做。因为,她爱我。

 

上一条:以梦之名,抒国人之志
下一条:中秋有感
关闭窗口

建议分辨率:1024x768    版权所有:西安交通大学附属中学    陕ICP备09016552号
兴庆校区校址:西安市兴庆南路135号  邮编:710048  电话:029-82668353  传真:029-82669016
 曲江校区校址:西安市雁翔路99号   邮编:710043  电话:029-82295802  传真:029-83399401   
电子邮箱:xajdfz@hotmail.com    招生电话:029-82667778(初)  029-82295818(高)